• <bdo id="w234x"></bdo>

    1. <menuitem id="w234x"></menuitem><bdo id="w234x"><dfn id="w234x"></dfn></bdo>

      <option id="w234x"><nobr id="w234x"></nobr></option>

      國內首個《間充質干細胞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家共識》正式發布
      瀏覽次數:959       

      目前,在北京舉行的“干細胞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臨床專家共識”研討會上,正式定稿并發布了《間充質干細胞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家共識》 簡稱《專家共識》。間充質干細胞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共同成為21世紀生命科學研究領域的熱點之一;同時為國內間充質干細胞治療新冠肺炎的臨床研究和臨床實踐提供了規范和指導 


      自疫情爆發以來,全球相繼開展干細胞治療新冠肺炎臨床研究,綜合當前研究結果,間充質干細胞(M S C)治療C O V I D-19安全性良好,在縮短病程、減輕肺部損傷、降低炎癥因子水平等方面顯示出一定的臨床療效,有望為治療重型、危重型新冠肺炎提供新的手段。


      研討會由中華醫學會感染病學分會、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生物治療學專業委員會主辦,國家感染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承辦,并由國家感染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解放軍總醫院感染病醫學部主任王福生院士牽頭,來自全國多家單位的20余名臨床醫學、基礎醫學和治療監管方面的專家參加會議。


       此前,王福生院士開展的間充質干細胞治療重癥新冠肺炎患者臨床試驗就取得了很好療效,為推動干細胞治療新冠肺炎的研究上做了很大努力。為了促進這項技術的進一步研究和規范化推廣,王福生院士組織國內病毒學、免疫學、感染病學、呼吸病學、流行病學、醫學影像學、藥理毒理學和干細胞治療等領域的專家共同起草,經過多次修改完善形成了《專家共識》初稿,并提交此次會議討論。與會專家圍繞《專家共識》的內容細節,從各自專業領域的角度進行了深入研討,形成了專家共識。這也是國內外首個干細胞治療新冠肺炎臨床研究方面的指導性意見。 


      《專家共識》系統總結了干細胞治療C O V I D-19相關的最新臨床研究進展,內容包括M S C治療C O V I D-19的科學依據、臨床研究進展、M S C治療C O V I D-19的建議以及實施要求等方面,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為應用該技術治療新冠肺炎提供了科學指導。


       △ 王福生院士 

      研討會上,王福生院士介紹了《專家共識》的起草背景和研究進展。他指出,截至目前,國際上干細胞治療新冠肺炎的臨床注冊有70多項,美國、歐洲等國家Ⅲ期臨床試驗正在加緊推進,我國也有多個團隊開展了臨床研究,在世界上處于第一梯隊。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科技攻關組的領導下,國內多家單位開展了“間充質干細胞治療新冠肺炎患者臨床研究”。目前已順利完成Ⅰ期和Ⅱ期臨床試驗,驗證了這項技術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專家共識》凝聚了國內專家的集體智慧,有助于提升我國在該領域的學術影響力;同時也強調了下一步深入開展干細胞治療新冠肺炎大樣本臨床研究的必要性。此次會議也體現了產學研醫的良性互動,有助于推動整個干細胞產業的發展成長。相關企業負責人表示,將繼續加大在干細胞領域的投入力度,推動干細胞臨床研究與應用。有關監管部門的領導也肯定了《專家共識》發布的重要意義,希望這項技術能夠更好地惠及患者。與會專家表示,在政府部門的指導和支持下,相信未來干細胞還會在更多疾病領域嶄露頭角,為更多患者帶來希望。


      高清欧美AV片,4D肉蒲团之性战奶水爽,亚洲一级av,无码毛片不卡

    2. <bdo id="w234x"></bdo>

      1. <menuitem id="w234x"></menuitem><bdo id="w234x"><dfn id="w234x"></dfn></bdo>

        <option id="w234x"><nobr id="w234x"></nobr></option>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